{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缚娇索的妙用

缚娇索的妙用 夜深,月明,无风海面平静,一艘小船静静的在海面上游荡。船头的旗子无力的摇摆着,旗上绘着一只血红的鲨鱼。  「老大,前面发现一只倭船。」  一赤膊上身的壮汉端坐船舱正中的太师椅上,身上遍布青黑的纹身,一只眼上蒙着黑眼罩,独眼打量着前来禀报的水手。  「格老子,这帮倭寇,胆子不小啊..

第一次玩弄老婆的菊花穴

第一次玩弄老婆的菊花穴 和老婆结婚虽然不久,由于我性欲很强,基本天天都在做,B也操腻了,各种姿势都做过,各种环境也都尝试体验过,感觉也就那样。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感觉也就那样,没有之前恋爱时候的那种新鲜体验感,做爱更像是为了满足双方性需求的一种作业。   ..

一段痛苦的经历

一段痛苦的经历   以下是老婆给我说的,当然细节不是一次告诉我的,是后来几年中特别是我们接触论坛以后多次追问她然后整理的,其中有头几次媳妇痛不欲生的回忆以及接触论坛以后逐渐平静的述说,当然也有我曾经痛苦的煎熬:  媳妇早上七点多下了火车,坐出租来到了会议举办地,一家四星级酒店,递上邀请函报道..